都市:从香江开始当大亨 第109节

“霍生言重了,有您帮忙,是我的荣幸!”旁边的苗安民连忙接道。

赵国豪笑了笑,心中感叹霍瑛东对于北陆的支持还真是不留余力,连这种场合,他都过来帮点忙。

或许也正是因为他这种态度,才配得上他百年后所获得的尊敬吧!

“哈哈,好了,苗生,我们可不要只顾着自己闲聊,怠慢了赵生。”霍瑛东又笑道。

“霍生说得是,赵生,不好意思,让你久等了,正阳,你带赵生上去宴会厅休息一下。”苗安民笑了笑,连忙招来了一个青年过来。

“苗社长不用客气,我自己上去就可以了。”赵国豪摆了摆手,拒绝了苗安民的安排,又朝着霍瑛东告辞了一声,这才与自己的保镖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。

“后生可畏啊,苗生,这位赵生可不简单,或许你可以好好接触一下!”等到赵国豪离开之后,霍瑛东看着赵国豪的背影,突然微笑道。

听着霍瑛东的话,苗安民点了点头,道,“霍生说得是,没有想到香江竟然会有赵生这样的年轻人,有机会的话,我一定会好好跟他聊一聊的。”

想到之前调查到的关于赵国豪的一些资料,苗安民心中都有些震惊。

这个世界有天才,他是知道的,但是想到之前他所调查到的关于赵国豪的一些资料,特别是他这几个月来崛起的速度,简直让人心惊。

这种人,或许不应该称为天才,更应该被称为妖孽。

这一次,他接受新民社社长一职,自然也知道自己在这个位子上的责任十分重大,甚至关系着整个香江的命运。

他需要一些人,或者可以说是很多人的帮助。

而这些人,最好是能在香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并不是说普通人没有用,但是有时候他也不得不承认,在香江,只有有钱人和有权人说出来的话才更有用。

· ···求鲜花···· ··

而赵国豪,现在差不多也算是有钱人了,如果他不在这中间陨落的话。

赵国豪并不知道,自己在离开大厅之后,苗安民和霍瑛东两人竟然有着对自己的讨论。

他带着保镖坐上了电梯,来到了十三楼。

当电梯打开之后,他便见到了几个穿着笔直侍服的服务人员,赵国豪将保镖递过来的请柬交了上去,让保镖在外等着,然后才走进了宴会厅。

宴会厅中已经有了不少人,赵国豪走进去,发现这些人都是华人。

嗯,很纯粹!

“赵生,晚上好!”赵国豪现在在香江也算是一个名人了,在他走进去之后,便马上有人认出了他,笑着走过来与他打招呼。

... ......... 0

“周生,你好,没想到你也来了!”赵国豪的记忆力还不错,很快便认出了打招呼的是一个曾经在酒会上见过一面的人,是一个外贸公司的经理,便笑着回道。

“哈哈,我刚好没事,就过来找苗生讨杯酒水喝!”那人笑道。

赵国豪当然知道这是玩笑话,能来这里的,就不缺酒喝,至于有什么目的,那就只有自己才知道了。

“赵生,好久不见!”

“赵生……”

不一会儿,赵国豪身边便多了几个人过来与他打招呼。

赵国豪也没有倔傲,笑着与这些人聊了起来。

再过了一个小时左右,宴会来的人越来越多,苗安民与霍瑛东两人也终于从下面上来,客套了一翻,宣布了宴会真正开始。

与那些人闲聊了近一个小时,赵国豪也感觉有些无聊,便自顾自的拿了一杯红酒,一边找个了偏僻的位子坐下,一边欣赏着宴会中的人。

“嗨,我能坐这里吗?”就在赵国豪笑的时候,一个声音突然从旁边响了起来。

赵国豪转过头去,见到一个脸如鹅蛋,眉似细柳,身穿着一件蓝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拿着杯酒巧笑焉然的看着自己。

“可以,请随便!”赵国豪微微颔首笑道。千.

第237章

“你好,我叫谢诗韵,我认识你,你是赵国豪吧?”女孩大方的坐到赵国豪的对面,脸上带着微微的绯红,但还是微笑的朝着他伸出手。

手如凝脂,柔柔软软的。

赵国豪伸出手,轻轻的与这个叫谢诗韵的女孩一握,微笑道,“谢小姐,你好,我是赵国豪!”

眼前这个女孩大概在十八九岁左右,鹅蛋脸,柳叶眉,双眸灵动间带着一点羞怯,似乎来这里,用了很大的勇气一样。

“赵……赵生!”谢诗韵似乎对于要如何称呼赵国豪有些犹豫,顿了一下,而后道,“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?”

看着谢诗韵的模样,赵国豪微微一笑,原本他以为这个女孩过来找自己,应该是一个大胆的女孩, 没有想到,竟然还会害羞。

“当然可以,我们现在就是朋友了,谢小姐!”赵国豪突然对面前这个叫谢诗韵的女孩有了几分兴趣。

要知道,因为香江的风气,很多女孩子大部分都是大大咧咧的,比如之前第一次见到钟楚虹,就像是一个男孩子一样。

还有张筱悠,看起来知书打理,但却有着女强人的风范。

但是谢诗韵却不一样,她更像赵国豪以前想象中的那种女孩子。

“既然我们是朋友了,你可以不用叫我谢小姐了,我的朋友都叫我阿韵,你也可以这样叫我!”听到赵国豪的话,谢诗韵俏脸上浮起动人的笑容。

“好啊,那你也不用叫我赵生,叫我阿豪就可以了!”赵国豪感觉颇为有趣,微笑的道。

“那说好了,我叫你阿豪,你叫我阿韵就可以了!”谢诗韵高兴的道。

“好!”赵国豪笑着点了点头,而后道,“阿韵,你是自己一个人来参加这次酒会,还是……”

“我跟我爹地一起过来的,那,我爹地在那边,就是那个高高大大的那个……”

赵国豪顺着谢诗韵所指,见到了一个大概一米七三四左右,身材有些发福,头发还有些稀疏,正拿着酒与别人聊天,脸上还带着点谄笑的中年人。

很难想象,这样的相貌,竟然会生出像谢诗韵这样漂亮的女儿。

“我爹地叫谢运达,我们家主要是做海运,还有贸易的。”谢诗韵又继续介绍道。

“哦?!那……”

“咦,赵生,你怎么在这里?”就在赵国豪要说话的时候,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
赵国豪转过头一看,竟然是这一次酒会的主人苗安民。

看到苗安民,赵国豪便知道苗安民肯定是特意出现在这里的,便他也知道人艰不拆的道理,笑道,“哈哈,我喜欢这里比较清静,苗社长,你怎么有空过来。”

“哈哈,我一直在北陆,对这种场合还有点不太适应,本来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,没想到赵生你也在这里,不会打扰你吧?”苗安民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谢诗韵,朝着赵国豪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。

谢诗韵也看到了苗安民脸上的笑容,一抹红霞从脖子下飞速的蔓延上俏脸,令整张俏脸都布满了红霞,如同通红的苹果,异常的可爱。

“阿豪,我先走了,再见!”在苗安民的目光下,谢诗韵也呆不下去了,看了赵国豪一眼,又朝着苗安民点了点头,随后连忙慌乱的离开。

“哈哈哈,年轻真好啊!”看着谢诗韵离开的模样,苗安民哈哈一笑道。

赵国豪嘴角抽了抽,心中虽然不爽苗安民来打扰自己跟美女聊天,但也谈不上愤怒,微微一笑道,“苗社长,要不一起坐下休息?”

“好啊,那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苗安民倒是不客气,听到赵国豪的话,直接坐了下来,而后道,“不瞒赵生你说,来香江这些天,我可是听了不少赵生你的传闻,让老苗我十分敬佩,来,我敬你一杯!”

“苗社长言重了,我不过是一个后生仔,苗社长你可是新民社社长,我对苗社长佩服才是!”花花轿子人人抬,赵国豪也知道,苗安民这一次是朝着自己来的,对他的话,也知道这是场面话,所以笑着回道. ...

“哈哈,叫什么苗社长,我不过是痴长几岁而已,要不是嫌弃的话,赵生叫我老苗,或者苗老哥都行。”苗安民继续跟着赵国豪拉近乎。

赵国豪自然也看出了苗安民的拉拢之意,笑了笑,将手中的酒喝下去道,“好啊,既然如此的话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苗老哥!”

“哈哈,好,赵老弟是爽快人,来,我再敬你一杯!”

见到赵国豪有明显靠近自己的模样,苗安民心中大喜,招手将一个服务生送了一瓶酒过来,给自己和赵国豪斟满,而后又是一口喝了下去。

“老哥言重了,请!”赵国豪倒也没有拂了他的面子,又与他喝了一杯。

一个干柴,一个烈火……

不对,应该说两个人都心怀结交之意,没过一会儿,两人便仿似认识了几年一般,老哥,老弟的称呼起来了。

对于结交苗安民,赵国豪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新民社,虽然看起来仅是北陆在香江的一个半官方报社,但是他却知道,这个报纸在北陆可是真真正正的官方组织,是北陆的喉舌。

苗安民能在这个时候被派到香江,成为新民社的社长,可见其还是极受北陆组织的重视的。

赵国豪既然有打算投资北 陆,自然知道这种事绕不开官方,但是他现在又不好直接去北陆,所以苗安民倒是可以先结交一翻。

哪怕苗安民现在还在香江,但是他相信,以苗安民的地位,如果真的有什么重大消息的话,肯定可以直接通报帝都内府的。

他可以通过苗安民,当成一个跳板,逐渐接触北陆。

“赵老弟,你也知道老哥是刚来香江,对于香江的看法还是有一点浅薄,很多香江市民对于北陆的看法都有些模糊,不知道赵老弟对此有什么看法吗?”两人谈了一会儿后,苗安民突然笑着朝着赵国豪问道。

“来了!!!”听到苗安民的话,赵国豪眸中突然闪过一抹精芒,心中暗暗道了一句。.

第238章

对于苗安民的试探,赵国豪心中也早已做好了准备。

他知道,苗安民拉拢自己的目的,不过是为了两年之后那件事情做准备而已。

大国之争,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特别是像这种与领土与有关的国事。

苗安民,就是北陆派到香江的一颗棋子。

听着苗安民的话,赵国豪微微一笑,端着手中的红酒晃了晃,而后道,“我个人的看法的话,香江是华夏的一部分,而且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!”

听到赵国豪如此说,苗安民脸上不由浮起一抹喜色,“哦,老弟你真的那么认为吗?”

“当然了,没有祖国,就没有自己的根,苗生觉得呢?”赵国豪淡笑的反问道。

“哈哈,老弟说得对,祖国就是我们的根,来,老弟,我再敬你一杯!”苗安民哈哈一笑道。

赵国豪与苗安民爽快的喝了一杯,而后才又道,“不瞒老哥你说,我们赵家本来就是北陆的人,是我太爷爷那一辈,13因为辫子朝的不作为,这才搬到这里来的,我也是最近才知道,我们家竟然还有一些亲人在北陆生活着。”

“哦,老弟你竟然还有亲人在北陆?!”听到赵国豪这么说,苗安民眸中精芒一闪,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深了。

说实话,虽然赵国豪刚才说得好听,但是苗安民心中多多少少还有一点疑虑。

他自然知道,人不可貌相,谁也不知道对方心里在想着什么,说不定赵国豪表面跟他聊得热络,心里正在暗暗冷笑着也不一定。

这种事情,经历了数十年的人生,数十年的官场,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口蜜腹剑之辈。

但是,若是赵国豪真的有一些亲人在北陆生活着,那他的可信程度可就能上升几成了。

虽然不乏一些狼心狗肺之徒,但是大部分的华夏人对于血浓于水,对于亲人还是十分看重的。

而且,赵国豪若不是真心的话,怎么也不可能自爆其短。

这就跟一个投名状一样,有着相差不多的性质了。

至少说明,赵国豪是有心亲近北陆的。

“是啊,我父亲去世得早,这件事我也是最近才知道!”赵国豪微微颔首,而后又微微叹了口气道,“不过,因为之前听说北陆出现过一些事故,其实我父亲也已经早就联系不到他们了,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好吗?”

“赵老弟别担心,老哥我在内陆还是有几分人脉的,要是赵老弟相信我的话,不防将你亲人的消息告诉我,我可以请你帮你问问。”苗安民也是人精一个,知道赵国豪这么说,肯定有着想找自己帮忙的意思,而且这个忙他还十分乐意,顿时笑着道。

“哦,真的吗,那会不会麻烦苗老哥你了?”赵国豪似有些为难的道。

首节 上一节 109/165下一节 尾节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