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极:我的战力指数,被系统加暴 第19节

刀疯正坐着。

突然间。

他似乎感应到了什么。

“感知。”

他在一瞬间。

感受到了微弱的感知。

不过那感知微弱的随时都会消散,在进入他感知的范围内,恐怕会瞬间被湮灭,但也足以让他有些微微惊讶。

感知这种东西,并不是一般的练武者能领悟的,最起码也要破9000点以后,才可能领悟得道。

那小子……

根据他的这些天观察,包括那天晚上的观察,他的战力指数,已经不是信息所调查的1800点,理应在3000点以上。

……

……

时间一晃而过。

两天后。

苏泽伤势也好的差不多了。

他感觉。

自己也能向刀疯、刀鬼道别了。

现在的伤势……

两人应该不会不放他走吧?

想着。

他正准备出去。

却见房门拉开。

刀疯正站在门口:“小泽,走,跟我去教堂。”

他邀请苏泽去教堂。

这段时间。

苏泽都在家里,并未出过门。

听言。

苏泽点点头,跟着刀疯走向教堂。

两人坐在教堂的长椅上。

苏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路上并未言语。

来到教堂后。

刀疯眼眸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十字架。

短暂沉默后。

他忽然开口:“小泽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是不是知道我们的身份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【更新晚了~现在开始整~】.

【019】 我想收你为徒!刀疯的过往!【3更】

教堂。

空无一人。

苏泽和刀疯坐在长椅上。

刀疯话语落下。

苏泽只感觉心脏刹那一停。

果然——

这刀疯、刀鬼,已经察觉到了!

他脑海在飞快的转动。

半响。

他点点头:“是。”

刀疯似笑非笑的看着苏泽:“你不怕吗?”

苏泽:“……怕过。”

他很坦然。

在知道身份后,他明白,他绝对不可能低估一个杀手之王的果决、冷漠、杀性,以两人现在的心态,连汪大东都不想告诉,就是想平稳生活,一旦两人身份暴露,就是数不清的麻烦,刀疯可能会直接先下手为强,杜绝后患。

但他坦然的也很快。

他的命,也算是刀疯所救,最起码,如果那天他倒在那里,死活是未知的,也许会被人发现,也许不会被人发现,而刀疯救了他,给了这个未知一个确定——最起码,他现在还活着。

“哈哈哈哈!”

听到苏泽的回答。

刀疯笑了。

他想过很多种回答,有害怕,有不害怕,可偏偏没有想到,苏泽回答的是怕过,也就是说,先前怕过,那么……现在呢?

“你果然和我很像。”

刀疯看着眼前的十字架。

他眼眸。

似乎陷入了那无数杀戮的过往记忆。

“我也是孤儿。”

“我的家。”

“被仇人找上门,灭了,就只剩我一个活口。”

“我一直在流浪,吃过垃圾,睡过破庙……”

他回忆起过往。

“七岁那年,我被一个小杀手组织抓去,开始训练成为一个杀手。”

“我天赋很好。”

“那时候的我,满脑子只剩下仇恨、痛苦,所以我杀了无数人,杀着杀着,我就成了杀手之王……”

他讲述了过往,一段段过往。

一个杀手之王的崛起。

如同小说里的主角。

经历无数次死战。

可他内心坚定,只剩下杀意,要找那仇人报复。

“我的眼中。”

“永远只有冰冷、暴戾、杀性、疯狂……”

“所有人都为之恐惧我。”

“我去灭了那仇人的一家,全家上百人口,寸口不留。”

刀疯回想起那段往事。

苏泽仿佛能从那话语里。

闻到无数的血腥气。

看到那个瘦弱的青年,手提着一把刀,满眼暴戾、冷漠、疯狂,一击之力屠杀了仇人一家,鲜血成河,遍地尸体,火焰在燃烧,那仇人的一家痛苦哀嚎,可回答他们的,是一把冷血的刀。

最后。

火焰燃烧一切,青年从那里走出。

“只是。”

“我满腔的愤怒、恨怨、都仿佛没有得到解脱。”

“我记得那仇人死前的后悔,怨恨,愤怒,我折磨了他无数,最后一刀斩了他,可我还是没有办法解脱。”

“那段时间,我仿佛疯了一般,屠杀一切我能所看到的事物。”

“没人能在我手下活着。”

“最后。”

“我被无数人围攻,要斩杀我,我提着刀,杀出一条血路,重伤濒死。”

“到最后。”

他说着那段往事的时候,一缕杀气,弥漫而出,浑身杀戮,杀意如同滔天汪海涌动,冰寒刺骨,让周围的空气刹那凝固,压抑无比,让人无法呼吸,但苏泽骇然的发现,这还只是一丝。

仅仅一丝杀气。

“到最后……”

提及这个,那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我遇到了她。”

“也就是刀鬼,曾美好。”

“她救好了我……”

“结婚生子……”

他眼中浮现了笑意。

“一个很古老的故事,也很老套的故事。”

“直到十年前。”

“大东从楼顶跳下,重伤濒死,我才终于明白,家庭才是最重要的,那段时间,我并未结束我杀手的生涯,却忘记了对大东的教导,他是天生的武者,可我不想让他卷入这江湖的是非。”

“所以,我退出江湖,退隐江湖,直到今天。”

首节 上一节 19/141下一节 尾节 目录